小草社区视频在线观看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阅读!

说着秦雨一步一步向温甜走近:“我要让给我哥哥偿命。”

温甜一步一步往后退。

她不停给秦雨解释但秦雨就是不听,她一口咬定就是温甜害死了她的哥哥。

最后温甜被秦雨逼得坠入了悬崖。

突然失重的感觉让温甜一下惊醒。

她的身子也重重颤抖了一下。

裴少沐察觉了。

他拥紧了温甜:“温甜,怎么了?”

温甜钻进了裴少沐的怀里:“少沐我梦到小雨了,小雨说我是杀害秦朗的杀人凶手。”

“傻姑娘。”裴少沐摸了摸温甜的脑袋:“怎么会做这么荒唐的梦。”

“可是,”

韩国大胸妹子LOL女枪COS双峰撑爆小可爱

温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裴少沐轻柔打断了:“没有什么可是,温甜我在这里,有我不用怕。”

温甜点点头喃喃:“我有,对有。”

翌日终于来到。

温谦送秦雨去了上班的百货公司。

秦雨的气色不太好。

温谦关心道:“昨晚是不是没有泡热水澡,好像没有休息好,要不我帮请个假,回去再好好补个觉。”

秦雨拒绝了。

她的脑袋很乱。

她觉得只有上班才能让絮乱的脑袋清净下来。

“我要上班。”秦雨说道。

温谦一向尊重秦雨,秦雨说要上班他就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
上班后秦雨很忙碌。

因为她们刚从北国回来还要做培训汇报,忙碌了一上午才终于停歇下来,秦雨就和方盼盼去吃饭。

方盼盼看到秦雨的脸色就说道:“小雨,昨晚也没有睡好啊?”

秦雨点点头。

方盼盼往嘴里塞了一口饭:“我也是,我做噩梦了,梦到子弹还梦到火,我现在都会想我在北国最后一天经历的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梦啊,我都搞糊涂了。”

“可能只是梦吧。”秦雨喃喃道。

“我觉得也是梦。”方盼盼接口:“毕竟太不可思议了,可是如果是梦的话为什么我又觉得有个人很真实。”

“谁?”秦雨看了方盼盼一眼。

方盼盼的脸一红:“哎呀,就是那个军装制服帅哥。”

秦雨没有搞明白。

方盼盼往秦雨的碗里夹了块肉:“肉给吃,我觉得我还是要减下肥,万一老天又让我下次见到那个禁欲军装帅哥了呢。”

要是往常秦雨还会和方盼盼八卦两句,可此刻她自己都一肚子心事也没有空和方盼盼八卦了,方盼盼说了几句见秦雨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索性就也不说了。

上午忙碌完了下午却是无所事事了。

秦雨开始又忍不住胡思乱想了。

想着想着她就看到了陈悦。

她开始以为她乱想想得都出现幻觉了。

她用力揉了揉眼睛。

眼前的人还是没有消失。

陈悦站在她面前。

秦雨楞了一下。

“陈悦。”她下意识说道。

“秦雨。”陈悦微笑: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秦雨楞了一下,她没有出现幻觉。

……

秦雨神使鬼差和陈悦来到了某家奶茶店。

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和陈悦来。

总之陈悦说想和她找个地方聊聊她就立即跟着来了,甚至连请假都忘记了就这么跟着陈悦来。

到了奶茶店陈悦买了两杯奶茶。

她递给了秦雨一杯:“哥哥最喜欢喝这家店的奶茶,他曾经说来市里的话就请我喝,却没想到等不到这天了。”

秦雨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奶茶。

她的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涟漪。

因为这奶茶秦朗确实喜欢喝。

曾经她还在医院的时候,秦朗就经常买这个奶茶带给她喝。

“真的和我哥哥很熟!”秦雨忍不住说道。

陈悦笑笑:“还不相信吗秦雨。”

秦雨没有说话了。

陈悦喝了口奶茶:“确实很好喝,难怪哥哥那么喜欢。”

秦雨也喝了一口。

还是熟悉的味道。

那种奶香种带着浓浓茶香的味道。

“陈悦,到底发生了什么,请告诉我。”秦雨看着陈悦。

陈悦目光飘忽:“秦雨,开始信我了对吗?”

这句话让秦雨一下慌乱起来。

因为她开始信陈悦,就代表了她对温甜的背叛。

“我没有!”为了自证没有背叛温甜秦雨大声说道。

“没有!”陈悦冷冷勾起了唇角:“没有为什么要跟着我来,秦雨跟着我来已经代表开始怀疑温甜了。”

秦雨握着奶茶杯的手颤得厉害。

即使她不愿意承认,可事实就是她怀疑温甜了。

从昨晚她问温甜那句话,温甜没有回答脸上还出现那样的神情后她就开始怀疑了。

“陈悦,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?告诉我!”秦雨语气急促。

陈悦低下了头:“这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,我住在一个很偏僻的小地方,有天我在海边却发现了沙滩上躺着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哥哥。”

秦雨猛然一震:“我哥哥确实在海上出的事!”

陈悦唇角带着讽刺的弧度:“他被人扔进海里了,被人打得浑身都是伤扔到海里了!”

“不可能!”秦雨激动道:“我哥哥人很好的,他从来不会和人结仇,我不相信他会被谁扔到海里来!骗我!”

“可事实确实是!”陈悦也一下激动起来,她双眼通红:“秦雨我告诉,如果想听我说完就闭嘴,就不要说不相信就不要说我骗,我说得都是事实!”

被陈悦这么一通喊,秦雨就如同被一个钝器狠狠砸了一下。

她的脑袋有些发痛。

陈悦继续说道:“我救他的时候他已经快死了,根本不知道他有多惨!秦雨,不会知道他有多惨!”

陈悦用着诡异而空灵的声音说道:“他浑身上下被打得都是皮开肉绽,而那伤口因为被海水的浸泡还发炎了,秦雨,他身上没有一块皮肤是好的,他的脸更是肿胀不堪都认不出来样子了,秦雨能想象哥哥那副模样吗!”

秦雨浑身起了一层鸡婆疙瘩。

而伴随那层鸡婆疙瘩的是无尽的恐惧和疼痛。

片刻后秦雨忽然一下“蹭”地站了起来,她脸色涨红得不像样子:“谁做的!谁把我哥哥打成这个样子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