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f2d6抖音app

() 柳浩开车将刘岩送到了他的宿舍楼下,临走前叮嘱了一句,要是有人找他麻烦,就直接打电话,因为钟振峰是个很记仇的人。

刘岩记下,等他的车子走远了之后,才摸出了手机,发了条短信给苏韵,问她睡了没有,因为现在已经十二点十分了。

“等着你呢,快来吧。”苏韵回复了他。

刘岩内心一笑,瞬间变得火热了起来,快步朝着苏韵家而去。

敲开房门,映入眼帘的,是一副办公室白领打扮的苏韵,踩着黑色高跟鞋,修长双腿裹着丝袜,在灯光下绽放着黑亮的光泽,让人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把。

超短裙,白衬衣,胸口的扣子解开两枚,紫色的蕾丝内衣露了个边,包裹着浑圆挺立的峰峦。

“老板,有什么安排吗?”苏韵嫣然一笑,涂着大红唇彩的小嘴娇艳欲滴,眼角勾勒出荡漾的春意,一脸挑逗地看着刘岩。

刘岩暗吸了一口气,眼睛从头到脚,再从脚到头扫视着她性感的身姿,内心的火焰逐渐腾起,在小腹熊熊燃烧。

脑海中一闪,柳菲那办公室白领的打扮画面在脑海中掠过,不过此时,刘岩已经没法去联想柳菲的什么姿色了,整个脑袋都被眼前的丽人给填满。

“老板想跟你生个孩子!”刘岩一把将她给抱起,压在了墙上。

半夜,刘岩突然醒来,他总感觉还有什么事没做,他悄悄地拿出了手机,凌晨三点多了,有几条骚扰短信,但是他没有找到柳菲的信息。

“还是假装没认出我来吗?”刘岩心里暗想,脑子里浮现起柳菲在溜冰场上的狂野身姿,一下子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纯洁无暇肌肤少女可爱甜美生活照

隔天,刘岩起来后,仍旧没有看到柳菲的短信,他暗暗摇头,柳菲简直是个怪人。

工作还是要继续,公司推广已经有了效果,镇政府那边也来了消息,县里拨款十万,用于支持刘岩的草药鸡项目,同时宣传部也派人下来考察工作,届时会将产品信息上传到县政府的公开网络上进行推广,这就是刘岩想要的。

刘岩没有多少招待上级领导的经验,不过既然是考察团,他也不慌,跟是上次李峰他们一样,把草药鸡的产品优势还原,他讲完了之后,黄主任也在一旁配合。

考察团走了之后,苏韵那边又打电话过来,公司里派出去推广草药鸡的销售员有了成果,隔壁清平县还有南远县有几家酒楼想要尝试下草药鸡。

刘岩瞬间心头振奋,这是草药鸡对外推广的第一步啊,一定要做好。

确认好位置后,刘岩马上找来刘军,让他拉上了五十只草药鸡,按照地址送过去。

几天后,这几家酒店的回馈来了,有长期订购的想法,但是数量不多,一家酒店平均每天十只不到。

刘岩算了下,四家酒楼四十只,他赚四百块钱,除去来回油钱,没赚多少。

他有些气馁,草药鸡比较适合高端消费场所,供应给普通酒楼根本赚不了几个钱。

不过蚊子腿也是肉,零散加起来,才能支撑得起一个完整的产业链。

公司成立半个月后,整个古兴县十几个乡镇的酒楼都扫了个遍,订单稀稀疏疏,但是凑起来,一天也有那么百来斤。

为了解决送货问题,刘岩专门在县里的蔬菜肉类批发市场设了个摊点,找了个村里人在这边守着,让各乡镇酒楼的人前来订购,价格上会优惠一些,同时也可以卖给一些普通的老百姓。

成立公司,进行推广,效果并没有刘岩想得这么好,但是他不怎么怕,十一国庆的时候,市里会举办一个农业展览会,那是一个对外宣传非常好的口子。赵树林已经配合黄主任在准备着农展会的宣传资料。

宣传,就要花钱,刘岩专门跟赵树林走了一趟镇政府,开了个会讨论了下,又从公司里拨款十万,用于这一次的宣传,真的让他很肉疼。

离开前,刘岩找了下李峰,问他关于村里什么时候选举,因为他最近扫遍了整个古兴县,增加的订单,需要再建立一个养殖场才能供应得了。而村里提名村长的事情早就下达通知了,有两个村干部报了名,张一民也报了名,现在就等镇政府派人了。

“候选名单已经提交上来了,那就明天吧,我让组织部派个人到你们村里去,分发选票。”李峰爽快说道。

刘岩这回开心了下,赶紧点头。

出了镇政府,刘岩让赵树林回去,他则回了村里,隔天,他从村干部的手里头拿到了自己的选票,毫无疑问,他把选票给了张一民。

张一民乐呵得不行,手里夹着烟,笑得露出了两排大黄牙,刹那间刘岩脑子有些犯浑,徐娘半老的豆腐西施肯定也需要过夜生活的,看到张一民这张烟嘴,亲得下去吗?

选举村长,是村里的一件大事情,以前赵建国不得人心,现在谁都想选一个好的村长出来,不过村里人的呼声也很明显。

就吃过早饭的时候,张一民家里已经挤着不少人了,纷纷说着要把选票给张一民,觉得他能办好事。

但是村民们却开始跟刘岩套近乎,刘岩心里也明白,养鸡的事情到现在三个月了,利润已经很公开了。

最先开始养的是豆腐西施家,她家的第一批鸡已经出栏了,足足赚了两万三千多,刘二柱家的养鸡场已经出栏一半,也拿到了一万两千多块钱,这怎么不让人眼红呢。

面对大家的讨好,刘岩心里也挺憋屈的,现在订单不多,经不起扩大养殖。

“国庆的时候,我会去一趟市里,人家开那个农业展览会,我带上我们的草药鸡过去宣传,等到时候订单有了,我就能扩大养殖规模,到时候谁都能养,大家一起发财。”刘岩不得不站出来说了几句。

选票收集完了之后,刘岩虽然没去打听,但是也大概清楚,村里大半的人都把票给张一民了,他当村长也是稳当的事情了。

但是张一民却不这么想,他的思想比较陈旧,上面安排谁当村长,就是谁当,在接过宣布出来之前,再怎么说都没用。

刘岩只能苦笑,凭借着李峰跟自己的关系,又有这么多选票,张一民铁定能当村长了。

半夜,刘岩睡在张小花的房里,跟远在千里之外的张小花视频小声聊着天,忽然间他就从豆腐西施房里听到了一丝不和谐的声音,但是豆腐西施显得有些不耐烦,直接吼了起来:“睡不着就上山里睡去,你说说你多久没去守夜了,这才干了几天你就偷懒,你以为你很有本事吗?”

被妻子训斥了一通,声音还有些大,隔壁的刘岩肯定能听到,张一民好像有些挂不住面子,一声不吭地出门而去,踩着月光上山。

对于张一民这种性格,刘岩也不好说什么,生气归生气,但好在有个责任心强,又能干的豆腐西施在。

张小花也似乎听到了,问了刘岩两句,然后开始抱怨,明天她就打电话给张一民,要教育他一顿。

睡下后,迷迷糊糊当中,刘岩听到了豆腐西施急迫声音,木门也被敲得震天响。

“刘岩快来!养鸡场进贼了!”刘岩听到豆腐西施的喊叫声,立马醒了过来,抓起衣服就往外冲。

“刚你民叔打电话过来,山头里有贼,让我们叫上人快去。”豆腐西施还穿着睡衣,着急得不行。

“你去找二柱叔,多叫几个人,我先过去。”刘岩很冷静,在这山村里头进了外人,跑是很难跑的。

出了门,刘岩飞奔往白蛇岭跑去,快到白蛇岭的时候,他就听到了狗叫声,是张一民养在山里的两条看门狗,而山里头也有手电筒的光芒,到处乱射。

跑上山,刘岩找到了张一民,在围栏旁边,他还穿着条裤衩,两条狗冲着围栏下方的灌木丛不断喊叫,他的手电筒照下去,只有密密麻麻的树枝,根本看不清下面是什么。

“人在下面吗?多少人?”刘岩赶紧问道。

张一民急忙道:“不知道啊,我被狗给吵醒,看到山里有光,就马上放狗出来了,两条狗追到这里就不走了。”

两条狗叫得很厉害,那下面肯定是有动静的,刘岩赶紧大喊:“快点出来,被狗咬了我可不负责的!”

哗啦一声,下边有点动静,两条狗叫得更厉害了,跑来跑去,但是没有路下去,急得呜呜叫唤。

“他娘的!”刘岩左右看了看,从张一民手里抢过手电筒,沿着围栏往侧边走,十几米外他就看到围栏被人剪开了。

他赶紧让张一民把狗给带过来,拨开密密麻麻的藤蔓草丛,朝着前方而去。

狗比较敏感,走到一半发现了什么,立即窜着起来想要往前跑。

刘岩哪敢放手,这万一咬了人,可就是大问题了。

“快点出来,狗来了!”刘岩大喊,两条狗叫得更加兴奋。

继续往前走,刘岩手电筒照了下,前头比较开阔,就是一片草,头顶是密密麻麻的荆棘丛,根本没什么人,而两条狗仍旧在叫。

刘岩大喊:“有人没人啊,不然我放狗了!”

没有应答,刘岩直接放狗了,可不能让人给跑了。

两天条土狗嗖得一下就窜了出去,扑进了草丛里,呜哇一阵撕咬,一阵小动物的吱吱惨叫声传来。

刘岩赶紧跑了过去,立即傻眼了,根本不是人,是一只灰毛兔子,已经死于狗嘴之下了。

“我吊他娘啊……”张一民直接骂了一句。

刘岩也一肚子气,按住这条狗,突然间,他发现这兔子的双腿绑着绳索,绑在了一簇草上。

“草!中计了,真的有贼!民叔,快下山,看看周围,贼跑了!”刘岩喊了一声,拉断绳索,提着兔子往回跑,勾引两条狗跟着自己。